笔趣阁 > > 盗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一章 烽火
    才想着,増田真由美已经赶了过来了,她深深鞠躬表示敬意:“这次行尸之乱,真多谢阁下了!”

    “没有阁下帮助,恐怕我们村落,再无幸存之理,如果阁下不介意的话,还请到我们村子中休息一下。”

    “可以!”裴子云想想就说着,増田真由美很高兴,就领着裴子云向村里去,看着他抵达,村民顿时分开,神色复杂,有感激,有着敬畏,甚至还有着羡慕嫉妒。

    “……”感激正常,敬畏正常,羡慕嫉妒也正常,人总对强于自己,又没有切实支配的人产生羡慕嫉妒。

    裴子云不紧不慢的走在田埂上,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神社,看上去非常简单,没有鸟居,空无一人,只有几颗树木算是圣林了。

    一个简单的手水舍放着,显得特别静谧,空气中凝结着淡淡清新,抵达了这世界,到处是污秽和死亡,也只有这里,才没有这些气息。

    “这是我们村庄简易的神社,如果您不介意,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増田真由美引到了一处房间,恭敬的说着。

    裴子云靠近着神社一瞬间,眼睛一眯,感觉到神社的确有着细微神力。

    “可以!”这并没有多少可挑剔。

    接着,増田真由美退了出去,过了一会,送上来了食物:“请!”

    裴子云看了看,一个饭团,几块腌萝卜,起身微微鞠躬:“承蒙款待,实在太感谢了。”

    他是内行人,懂事,日本粮食亩产是很低,稻加工成精米损耗很大,精米珍贵,被称“银粒饭”、“银舍利子”,有的农民一辈子都没有真正吃过饭团。

    就算历史上曾经夺取天下的丰臣秀吉,御膳也不过是一碗米饭、海藻、味增汤、生鱼片四样。

    现在款待,可能是神社倾尽所有了。

    増田真由美见着裴子云满意,也暗松了口气,躬身:“您慢用。”

    说着退了出去,对着村民说着:“现在武士大人已经歇息了,就不要打扰了!”

    用纱布包裹受伤胳膊的温树这还有些不敢置信,问着:“増田大人,这位是神派来拯救我们的吗?”

    刚才,他也在外面战斗,可行散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就在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住时,裴子云一刀将攻击的行尸杀死,解了围。

    肥土友幸也擦了擦自己身上血水,问着:“这就是真正的武士?世间真有这样的人?以前我还以为麻上达也就是最厉害的人!”

    肥土友幸睁大了眼,这时,三次郎突用胳膊碰了碰。

    増田真由美听到了麻上达也这名字,本来一脸高兴表情,立即黯淡下来。

    肥土友幸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补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麻上达也!”

    “不,我就不应该提这个人!”

    肥土友幸连忙用满是伤痕的捂着自己嘴巴,以示歉意。

    麻上达也以前是村庄最有战斗力的人,曾经一个人解决了十几只行尸。,还是増田真由美的未婚夫,只是后来……

    増田真由美强忍着心中悲痛,恢复笑容,轻声说:“没什么,不管怎么样,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

    “相信这时,你们家中也在等着你们!”

    “大家还是先回去吧!”

    増田真由美用温和声音说着。

    “说的对,感谢武士大人,否则的话,香苗、美夏都见不到我了!”肥土友幸露着一股后怕,心有余悸说着。

    江利子也牵着自己丈夫的手,赞同点着头:“的确,是这样。”

    过了好一会,人群散去,回到家中。

    札木庆隆杵着一根拐杖,一瘸一拐往自己家而去。

    在这次战斗中,札木庆隆被行尸抓伤大腿,但不是很严重,据估计,修养半个月就可好了。

    当然,没有裴子云的话,今天这条命就丢在那了。

    只是可惜了大由里和彦、永次郎、平大郎这些人等不到大人救援了。

    想到这里,大由里和彦、永次郎、平大郎死前不甘面容浮现在在札木庆隆脑中,他不由打个寒战,加快速度往家中去。

    等到札木庆隆回到了家中,就看见了父亲札木利明等候在门口,他消瘦枯萎,满是皱纹,一道抓疤在脸上,瞎了一只眼。

    “父亲大人!”札木庆隆看到了,就立刻凑了上去,兴奋报告着情况,但和他的反应不同,札木利明阴沉的脸,没有说话。

    良久,才问着:“村里的武士后裔,还有几个?”

    “大由里和彦死了,但还有个儿子,肥土友幸还在。”

    “儿子,你觉得我们还能让城主派下更多武士吗?”札木利明问着,有名的就是武士后代,没有名字的就是普通村民:“或者,能让这位武士留在我们村吗?”

    札木庆隆笑容顿时僵硬了。

    他清楚,城主不太可能继续派下武士了,如果再损失下去,这村子就会和许多村子一样,从此消失。

    没有武士的村子,根本无法抵御行尸。

    “让这位武士留在我们村,这……”就算是再没有眼光,札木庆隆也清楚,穿着华丽丝绸的武士不可能留在这里。

    一时间,整个房间沉默了下来,短暂的欢乐后,就是面临绝境的现实。

    “父亲,您说应该什么办?您当年就是武士,还有机会学过兵法。”札木庆隆轻轻问着,他的父亲就是村子的英雄,多次解决了危难:“您一定会有办法。”

    “我没有办法……不,有一个。”

    “您请说。”

    “利明,你还记得吗?城主大人,昨天通知,必须严查外来人。”

    “什么是外来人,我们以前不懂,但今天你应该明白了。”

    札木庆隆面色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父亲,出卖外来人,在这世界并不为难,这点都不干的“善良”村子早就灭亡了。

    但是,这可是刚救了自己村子的武士。

    “父亲……”札木庆隆痛苦的说着。

    “庆隆,首先,城主非常重视这事,如果我们不把消息迅速传递给城主,说不定城主会大怒,给予惩罚。”

    “而我们通知了城主,就可以给村子免除三年赋税,还能赏下一大笔钱,我们就能雇用武士,渡过难关。”

    札木利明说着,指了指儿媳手中抱着才出生半年的孙女:“看,连可爱的里子都快饿死了!”

    “之前,你已经夭折了三个孩子,其中二个就是饿死。”

    “既那个人救了我们一次,再救一次又何妨?”

    “只要把这人献给城主,我们家,我们村子,都可以活命。”

    “我老了,我已经把位置传给你了,我们家和村子的生死存亡,都由你决断。”札木利明疲倦的说着。

    札木庆隆怔怔的看着父亲,父亲原本是多么英武豪爽,光明磊落,但一次次的尸灾、旱灾,渐渐压垮了这个男人。

    良久,札木庆隆看了一眼自己妻子手中哭的有气无力的婴儿,又环顾了一周,深深呼了一口气,不再犹豫:“我明白了,我这就去点燃烽火!”

    听了这话,札木利明没有半点喜悦,只有苦涩。

    很快,一道黑烟直冒天空,火光也照亮了半个村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