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报
    听到索尔德林的话,高文第一反应就是大吃一惊:“被邪教徒给砍了?你这穿越提丰边境一次,没有被提丰守军发现,反而被邪教徒给砍了?”

    “发生了很多事情……”索尔德林微微叹息,“在大陆上游历了七百年,仍然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你先坐下,喝口水歇歇,”高文一边让索尔德林赶快坐下休息,一边皱着眉看着对方衣服上那些已经干涸的暗红色血痕——高阶游侠先生不知道从哪弄了一身游荡冒险者常穿的黑色斗篷和暗棕色外套,这两件衣服上都没有破损的痕迹,但却能看到鲜血渗出又干涸的印痕,这说明对方的伤口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愈合,“琥珀,去把皮特曼叫来——让他带上治疗毒素的药膏。别从窗户……”

    等半精灵小姐推开窗户一溜黑光直奔西南之后,高文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他盯着索尔德林的眼睛:“以你的实力,怎么会伤到这种地步?你遇上的是什么样的邪教徒?”

    “万物终亡会,”索尔德林苦笑着,说出了一个让高文熟悉而又头疼的名号,“我被人给算计了……在前往宏伟之墙监控站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自称贝尔娜的白银精灵德鲁伊,她是邪教徒伪装的……”

    高阶游侠用几分钟把自己遭遇邪教徒袭击的经过告诉了高文,等说完之后,他忍不住皱着眉补充了一句:“说实话,我有些不安,万物终亡会这个堕落德鲁伊组织一直以来虽然都很活跃,但他们主要的破坏和活动都局限在人类国度以及大陆西部的一些山地王国,他们从未把手伸到白银精灵头上……这一次竟然有个至少达到高阶巅峰的万物终亡教徒混进了精灵的监控站,我很担心他们在谋划一些对白银帝国,甚至是对宏伟之墙不利的事情……”

    高文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你把情况报告给你的母国了么?”

    “当然,”索尔德林点点头,“逼退对方之后我回了一趟监控站,把情况报告了上去,精灵王庭那边已经知悉并表示会立刻展开调查,但你也知道,以那帮邪教徒的狡猾……他们真实的目的往往都隐藏在层层扰乱视线的行动中,恐怕到头来还是要等到他们造成破坏我们才能搞明白那些脑子坏掉的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原本我是准备在监控站休养一下的,但我担心那些邪教徒会有后续针对安苏的行动,所以就先赶了回来,好让你知道这些情况。”

    说到这里,索尔德林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犹豫的神色,高文立刻注意到这点:“你还有什么发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索尔德林摇摇头,“在和那个邪教徒战斗的时候,我始终有一种被针对的感觉,她似乎很了解我的战斗风格和习惯……如果不是我随身带了一些超出她意料的装备,恐怕我不一定能这么完整地回来。”

    高文眉毛顿时扬了一下:“难道是你的熟人?”

    “我不确定,”索尔德林摇摇头,“对方当时用了另外一副躯体和面孔,应该是类似血肉融合或者吞噬的堕落神术,这导致我根本无从感应她的真实气息,而且很多堕落德鲁伊热衷于用血肉法术重塑自己的肉身,哪怕真的是某个‘熟人’站在面前,我也肯定认不出来了……”

    此时敲门声突然响起,书房的门打开之后,高文看到除了琥珀和皮特曼之外,赫蒂和瑞贝卡竟然也在外面。

    “我们是在路上碰到的!”瑞贝卡第一个嚷嚷起来,“我听说游侠先生回来了,就来看看!”

    这姑娘的好奇心永远旺盛,高文对此倒不意外,他只是略有点好奇地看了赫蒂一眼:“很少见你也会跟着瑞贝卡来凑热闹啊。”

    赫蒂没有回答,只是温婉地笑了一下,并不动声色地晃了晃手里那根带着血槽和八个撞角的法杖,高文顿时心中了然:这个大孙女是瑞贝卡的限制器……

    “我先看看你的情况,”皮特曼进屋之后就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一边说着一边走向索尔德林——虽然他平常在领地上整天到处转悠着忽悠人算命以及卖假药,但这时候还是很能分清轻重缓急的——主要是分不清的话容易被高文一个跳劈给拍墙上,“话说你对枯血藤做的药膏过敏么?”

    索尔德林一边配合着解开伤口附近的衣服,一边摇摇头:“三百年前还过敏,但现在已经好了。”

    枯血藤是人类德鲁伊常用的一种魔药材料,用来中和血液中的毒素以及祛除被毒素侵染的血肉很有效,但白银精灵有一半都对这种药材过敏,所以皮特曼特意问了一句,以防止自己带来的药膏产生副作用。

    “有一些过敏是可以通过接触过敏源形成适应性来‘治愈’的,但若非必要,还是谨慎点好。”皮特曼就像个尽职尽责的专业医师一样,一边交待着这方面的事情一边开始检查索尔德林的伤口。

    在索尔德林的衣服覆盖之下,是已经被毒素侵染多日,时至如今仍然没有愈合的伤口,那里的血肉呈现出不正常的深紫红色,边缘还有焦黑碳化一般的脱水迹象,但从伤口中渗出的血液却是鲜红的。

    这种怪异的“感染”很显然是受到了魔法力量的影响。

    在检查了片刻之后,皮特曼抬头看了索尔德林一眼:“你实力不错。”

    “实力差点早就死在毒素之下了,”索尔德林笑了笑,一方面是说给皮特曼,一方面也是对高文解释着,“万物终亡会的堕落德鲁伊确实很厉害,我原本想要以伤换伤地留下对手,却没想到一点都不划算……经历过刚铎废土的考验之后,幸存下来的人多半都对毒素有着很高的抵抗力,这却让我麻痹大意了。”

    “他们的剧毒法术很多都同时带有诅咒和元素侵蚀性,单纯的剧毒抗性并不怎么有效,”皮特曼摇了摇头,“幸好,你是个高阶游侠,身体自愈能力极强,你已经自行中和了一大半的毒素,我再给你处理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索尔德林默默地看着皮特曼从随身的木质手提箱中取出带有魔力的粉尘、树叶、油膏等物,现场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德鲁伊净化祭台,随后开始用法术驱散自己体内残存的诅咒剧毒,他感受到自己体内那些已经折磨自己多日的侵蚀之物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退,忍不住说了一句:“你的仪式法术很厉害啊。”

    “我比较擅长仪祭类的德鲁伊法术,”皮特曼一边把最后一把魔力粉尘洒向地板上那个用油膏绘制、正在魔力作用下自燃殆尽的魔法阵,一边随口说道,“这种施法方式的效果更强,但需要消耗的法术材料也更多,回头你别忘了把材料钱补给我。”

    “放心,这点材料钱我还是有的,”索尔德林哭笑不得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仪祭法术’这种说法还真挺古老的,只有古典派的几个德鲁伊教派还在用这种说法吧?当代的德鲁伊都已经把仪祭法术和祭祀法术合并成‘仪式法术’了……”

    “我是先祖轮回教派出身的,”皮特曼顿时一脸得意地说道,脸上的皱纹都挤出花来,“所以我这儿的法术和药膏都绝对正宗,你在别的地方都买不……”

    他还没说完,旁边的瑞贝卡就打岔了:“哎你上次不还是林木之心么?”

    “他还自然之灵呢,”琥珀摆摆手,“你就别信他的,这老家伙为了骗钱把所有德鲁伊派系的书都看了一遍,到时候客户信哪个他就是哪个……”

    索尔德林还不是很适应高文身旁这些奇葩的节奏,当即显得有点尴尬,但幸好高文主动把话题继续了下去:“除了遇上邪教徒之外,还有什么情况要汇报么?”

    “我正要说,”索尔德林立刻点点头,他看了房间里一圈,确认这里的都是塞西尔领各个部门的领导者,便表情严肃地说道,“我得到情报,提丰边境的冬狼堡也遭到了畸变体袭击。”

    “冬狼堡?”高文眉头一皱,“如果我没记错,就是温德尔家族驻守的那座堡垒吧……现在控制着冬狼堡的应该是安德莎温德尔,那个年轻的狼将军。”

    “是的,我之前便是在她的军队中效力,”索尔德林点头道,“冬狼堡遇袭的时间和塞西尔领遇袭的时间相差应该只有几天,考虑到两地的距离以及畸变体的行动速度,我怀疑是同一拨怪物在黑暗山脉中分成了两支……”

    高文看向琥珀,后者不等他开口就主动说道:“目前军情局还没有报告——咱们的情报网刚勉强分布到南境各地,暂时还没有余力向东境以及更远的提丰渗透。”

    高文点点头,他也理解情报网的建设不是一朝一夕,哪怕有着商业网络和无往不利的炼金药剂生意这样开挂的东西辅助,要把军情局的摊子架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消息恐怕已经被送到弗朗西斯二世和提丰那位皇帝的书桌上了,”赫蒂也是个思维敏捷的人,而且和瑞贝卡不同,常年与各个贵族势力打交道的她也很有些对局势的敏感性,“先祖,两国局势恐怕会有变化。”

    “最迟在复苏之月结束前,就会有新消息传来,”高文点点头,并转向琥珀,“加紧对新干员的训练和派遣工作,并注意收集来自圣灵平原方向的消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重启外交活动之前,弗朗西斯二世会首先对国内有一番动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