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三十九章:完美无瑕
    走在这路面,刘健下了藤轿,总算觉得舒服了许多。

    这样的道路,才该是人走的道啊。

    想想这一路来的泥泞,实是不堪。

    刘健心里这般想着。

    一旁……那张昭田左右张望,奇怪,等到了这儿,怎么就没涨水啊。

    真是怪了。

    要知道,紫禁城里都涨水了,尤其是御园,淹的最厉害,那里有一处人工湖,人工湖的水直接漫了出来。

    张昭田干笑:“这里的地势,有点高吧……”

    他这样说,分明是睁眼说瞎话。

    因为这里的地势眼睛没瞎的人都看的出来,其实并不算高。

    沿着沥青路,一路前行,便看到了那久违的棚子。

    更可怕的是,当所有人四处张望,却是发现,这四周,竟有无数的匠人和苦力开始在忙碌。

    那一个个已搭建起了框架的屋子,丝毫没有残破的痕迹,施工继续进行。

    虽是离了沥青路,没有铺上花草、栽种树木的地方虽还满是泥泞,可是……没有积水。

    张昭田越来越显得忧虑。

    这什么情况。

    这里为何没淹水。

    这里……咋好像并没有遭遇暴风骤雨的痕迹。

    看着匠人纷纷忙碌,似乎在这里……并没有因为暴雨,而产生什么伤亡。

    一切都很宁静,宁静的,所有人都认为,这新城本该就如此,好了,他们得赶紧干活挣银子了,万万不可耽误了工期。

    “……”张昭田脸色极差,却见着沥青路边,有一行生员跪在此。

    他们……这是做什么?

    张昭田比任何人都要急,他三两步忙是上前:“你们,跪在此地做什么?”

    常威只抬头看了张昭田一眼,或许,张昭田他不认识,可是这张昭田身后浩浩荡荡的官员们,还有他们头戴这着傻帽,身上一件件宫中钦赐的麒麟服、飞鱼服,常威却是再认得不过了。

    常威不愿意惹麻烦,惹任何麻烦,都是给自己师公惹麻烦。

    常威道:“因救灾不及时,在此反省。”

    这是老实话。

    张昭田一听,乐了。

    果然,新城也遭遇大灾了啊,这就难怪了,难怪如此,一下子,居然心里舒服多了。

    人哪,就怕比不是。

    只是……这里像有遭灾的痕迹吗?

    事实上,所有的文武大臣,都在左右张望。

    哪里有灾了,哪座房子塌了,哪里有大水……

    怎么……瞧不见。

    王不仕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心里也满是疑窦,不对吧,不像有遭什么大灾的痕迹啊。

    张昭田亟不可待的道:“遭灾,倒了多少屋子?”

    常威摇摇头:“没有。”

    张昭田又忍不住问道:“哪里淹水了……”

    常威又摇头。

    此刻,文武大臣们已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里……竟是一个屋子都没有倒,一处都没有淹水。

    若是如此,这就太过恐怖了。

    要知道,现在京师,已沦为了人间地狱了啊。

    不知多少人惨遭不幸,他们是一路走过来的,沿途的惨状,触目惊心。

    张昭田感觉自己要疯了,听到了身后的窃窃私语。

    张昭田便冷笑:“呵……你好大的胆子。”

    面对张昭田的呵斥,常威面无表情。

    他不惹事的,可是并不代表他怕事。

    他是西山书院的人,西山书院,还真没有孬种。

    常威一直以自己西山书院生员的身份而自豪,这种深入骨髓的自豪感,哪怕是见了进士,他也未必就看得上人家。

    西山书院的治学,历来苛刻,这养成了每一个生员,都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心里怀着的,是要学好文武艺,造福天下的念头。

    他们虽不对别人苛刻,可是对自己,却有极高的要求。

    诚如常威的恩师们哪怕只是考了二甲进士,也没法儿抬头做人一般,在常威心里,自己哪怕是没有做好最好,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失误,都是一件令自己觉得耻辱的事。

    跪在这儿,是他自己惩罚自己。

    他便是希望,借此机会,警醒自己,以后万万不可产生一丁点的疏忽和大意。

    可现在,面对张昭田的冷笑呵斥,他却是昂着头,风淡云轻的看着张昭田,面上,从容不迫,无论你是谁,我常威,西山工程书院的生员,容得你呵斥吗?

    张昭田见这些生员纷纷用一种漠视的目光看自己,心里,竟有几分尴尬。

    他忍不住道:“你,你……这里既没有房子塌了,也没有积水,你却何故说什么遭灾,你这是在耍弄咱吗?”

    这个疑问,刘健心里在问,其他人的心里也在问。

    急死了,这新城,到底哪里遭灾了啊。

    常威想了想,不过他这一次,没有在搭理张昭田。

    而是起身,朝刘瑾作揖:“见过刘公。”

    刘健朝他颔首。

    常威则从容不迫的道:“此次新城遭遇了疾风骤雨,事先虽有准备,可依旧还是延宕了工程不说,还有大量混凝土、脚手架、工具,因为没有及时转移,因此受损,损失已计两万两纹银,如此巨大的损失,本是可以避免,若不是学生们疏失,绝不至如此……”

    损失计两万两……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是人话吗?

    张昭田的脸色,已变了。

    要知道紫禁城,就已损失了四十万两啊。

    至于内城和外城,其损失,几乎已到了无以数计的地步,天知道有多少,说是两百万两以上也不为过,还有无数人畜的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张昭田脸色蜡黄。

    完了。

    怕是要东窗事发了。

    陛下势必震怒,肯定要严查……而自己……

    他竟一下子,仿佛浑身没有了气力,竟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上蜡黄,双目无神。

    “你说什么?”有人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几乎是一把揪住了常威的衣襟:“你的意思是…………新城根本没有受这一场暴雨的影响?”

    “有啊,学生不是说了,损失了两……”

    “不,你的意思是说,老夫的房子还在,并没有遭受什么损失?”

    “这是当然!”常威一脸无语的看着来人。

    这人正是王不仕。

    王不仕身子在颤抖。

    常威却觉得这个人,不可思议。

    神经病啊你。

    当然,在西山,是没有人骂人脑子有问题的。

    因为自己的师公,恰好有脑疾,所以在西山内部,人们从不议论别人的脑子。

    常威道:“这新城,为了建造,都是最高的规格,所用的材料,以及设计,无一步精,不说这地面上,就说这地下吧,有专门的排水渠,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许多地方,用的是缕空的砖吗?若是有水,水自然流入这缕空砖的缝隙里,很快便被这排水渠排出去,这一次雨下的是大了一点,可也没多大关系,以往的宅子,哪怕是用砖头砌的,却多是用糯米作为粘合,外头再涂一层白灰,一旦遇水浸泡,外头的墙皮就泡烂了不说,那糯米遇水久了,也就散了,极不牢固。”

    顿了顿,说起着建筑的问题,常威如数家珍。

    文武百官们,却是鸦雀无声,在常威面前,他们就是小学生。

    常威又道:“可在这儿,咱们砌砖,用的是空心砖,这空心砖的好处,多着去了,不只保温、隔音,将来通了暖气,可将热气尽力维持在宅里,而且,因为砖头不笨重,所以哪怕遭遇了疾风骤雨,对于墙体,也不会有太强的挤压。嗯……力的作用,你知道吗?就譬如这高楼,沉重的砖头一层层码上去,堆砌在上头的砖,也是重若千钧的,这么沉重的力量……会产生挤压……”

    见众人还是不明白,事实上,常威对此,也是一知半解,只晓得,效果很不错,他又道:“何况,还是用混凝土粘合,不只如此,外头的墙皮,还要先涂抹一层混凝土,所有的梁柱,沉重的墙体,都经过精心的设计,若是风雨都能吹倒,师公早将我们打死了。”

    王不仕身躯颤抖。

    这意思莫非是……这新城……不但住的舒适,而且可以无惧风雨。

    这……这……自己的宅子不但还在。而且,还是好宅子啊……

    想想自己在内城所租种的地方,经历了一场风雨,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他心里的沉重,一下子松懈下来。

    他忍不住感慨道:“这方都尉,居然严厉至此,将这宅子,做的这般的好,竟还对你们这般的苛刻……”

    常威奇怪的看着王不仕,忍不住道:“师公不曾对学生苛刻。”

    “还说没有,根本就不曾遭灾……竟还如此对待你们。”王不仕咬牙。

    常威却是微笑:“看来,诸公是有所不知了,这并非是师公的本意,师公将我,当亲孙子一般看待,怎么忍心,罚我呢。只是……这一次,确实有巨大的疏忽,学生虽只是西山书院区区一个小生员,可西山书院的人,历来只做到最好,学生的恩师、师叔,还有师兄弟们,哪一个,不是完美无瑕,而学生离他们相去甚远,心里甚是惭愧,自当惩罚自己,唯有如此,才能谨记着这教训,这与师公无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