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太监武帝 > 第352章:皇帝驾崩!杜变晋升!天变
    北冥宗主宁道玄喜欢独处。

    此时,他又盘坐在一个高山顶端,但眼睛确实睁开的。

    眺望着北方。

    他的目光仿佛想要穿过千里之遥,想要透过层层的云雾,看到一些什么东西。

    一直盯着看很久很久。

    宁道玄伸出手,仿佛想要触摸到什么。

    但是,他触摸到的就只有空气。

    呼!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他的背后。

    “宗主,杜变没有死!”

    宁道玄听之,眼皮不由得一跳。

    还……没有?

    这怎么可能?都上了诛魔台了?

    竟然还不死?

    这是为何?

    “确定吗?”宁道玄问道。

    黑衣人道:“确定,前天他出现在辽东战场,引发了龙卷风和一场雪崩,埋葬了女真帝国一万多士兵,吓退了女真的十万大军。”

    宁道玄陷入了沉默。

    这难道就是使命之主吗?怎么都不死?

    足足好一会儿道:“只有一个解释,他知道诛魔台的破绽。那股毁灭性的能量根本没有击打在他的身上,他……是故意来北冥剑派的。他明明知道我要对他下手,却依旧来北冥剑派,这证明了他心中有了破解之法。”

    黑衣人沉默。

    宁道玄道:“那他为什么要来北冥剑派呢?明明知道那样会冒着生命的危险,而且他内心也很清楚,我们不可能立他为第二十一代宗主。”

    黑衣人依旧没有说话,他知道宗主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明白了!”宁道玄道:“为了黄金大帝铁木真的残魂,杜变是为了得到他的精神传承。他故意上诛魔台的,三百年前黄金大帝铁木真就是死在了诛魔台上。”

    顿时,宁道玄目光变得冰寒。

    “挑衅啊,挑衅啊……”

    杜变竟然将他玩了,将整个北冥剑派都玩了,不但玩了,而且还玩赢了。

    “厉害啊,厉害!”

    那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杜变在辽东战场引发了龙卷风,引发了雪崩,埋葬了女真帝国一万多士兵。”宁道玄道:“堪称神迹啊,这是……黄金大帝铁木真的《灭龙诀》,也被称为降龙十八掌,战场神技。”

    宁道玄轻而易举推断出了这个结果。

    “不能让他活下去了。”宁道玄道:“派人去了结了他!”

    “是!”黑衣人道。

    之前的宁道玄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杀杜变,所以处于放任,因为他不能破坏自己的神圣金身。

    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比如杜变逃过了天刑而不死,北冥剑派就不能再杀之。

    比如长老会派遣两名大宗师去杀他,但霓裳却又去救他,宁道玄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可怕了。

    尤其是杜变去了世界裂隙之后,依旧能够安然返回。

    这一切都和北冥先祖的预言如此符合,他已经不能再放纵下去了。

    上一次在北冥剑派将杜变送上了诛魔台,他已经彻底撕下了神圣面具,那么就不需要守什么规矩了。

    当然,他这一代北冥宗主的历史名声也会不太好听了。

    那也是相当无奈的事情了。

    半个时辰后!

    一艘快船北上。

    船上有四个大宗师级强者,目标山海关,诛杀杜变!

    ……

    山海关距离京城大概八百里。

    杜变和宁雪公主一路驰骋,杜变骑着野马王,宁雪公主骑着一只巨狼。

    仅仅四个时辰后,两个人就冲入了京城。

    “陛下,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撑住!”

    杜变心中念道。

    “哒哒哒……”

    两个人没有停留,直接冲入了城门,在门口迎接杜变的一名将军见之一愕,紧接着也跟在后面进入京城。

    但是,京城很乱。

    街上到处都是人,充满了惊惶和不安的人群。

    因为辽东战败,京城的很多民众已经逃难了,但还剩下很多无处可去,而且也没有粮食逃难。呆在家中难受,所以每天都拥挤在街上,试图打探最新的消息。

    然而此时整个京城都是流言。

    什么山海关已经沦陷了,女真帝国的大军正在朝着京城杀来。

    什么女真帝国的皇帝已经决定了,要把京城的百姓杀掉一半,另外一般也要给女真人做奴隶。

    总之,流言越来越可怕,人心越来越恐惧。

    所以街道上密密麻麻都是不安的人群,目光充满了绝望不安。

    那名将军大吼道:“街道上闲杂人等立刻推开,杜变侯爵有紧急军务要面圣,立刻让开,让开!”

    接着,他直接下令麾下的军队,立刻清理街上的人群,为杜变空出一条通往皇宫的大路。

    然而京城招的都是新兵,他们自己都人心惶惶,时时刻刻想着逃命,执行起命令来也懒洋洋的。

    忽然,京城百姓中有人喊道:“杜变侯爵,我们需要逃走吗?我们要逃难吗?”

    “杜变侯爵,山海关失守了吗?”

    “杜变侯爵,京城会完蛋吗?大宁帝国要亡了吗?”

    人群非但没有散开,他们范围将杜变围住。

    所有人的眼睛都望着杜变,看上去仿佛不安的孩子,望向杜变的目光也充满了不一样的希冀。

    杜变侯爵曾经两次拯救过他们,所以无数百姓幻想着杜变能不能第三次拯救他们。杜变还是不是他们的救星?

    杜变停了下来,望着密密麻麻的京城百姓,深深吸一口气道:“我是杜变!”

    顿时,全场安静了下来。

    “山海关没有失守。”杜变道:“我的军队正在镇守山海关!”

    这群人依旧围着杜变。

    看着他们惶恐不安的眼神,杜变忽然大声道:“山海关不会失守,京城也不会失守,大宁帝国不会灭亡,因为有我在!”

    “只要我杜变在一日,京城就不会沦陷,大宁帝国就不会灭亡!”

    “这是我杜变的承诺,京城百万父老见证!”

    “只要我杜变在一日,京城就不会沦陷,大宁帝国就不会灭亡!”

    一个合格的统帅,不应该夸下这样的海口。

    但望着这些不安的人群,杜变还是喊了出来。

    这话一出。

    无数人群眼睛亮起。

    “杜变侯爵公侯万代!”

    “大宁帝国不会灭亡。”

    人群中有人高喊。

    紧接着,高呼之人越来越多。

    然后,无数百姓自动散开到道路两边,为杜变让开了一条大道。

    杜变和宁雪公主朝着皇宫飞驰而去。

    ……

    在皇宫面前下马,杜变和宁雪公主甚至来不及禀报,直接冲进皇宫。

    “陛下,你一定要撑住,臣来了!”

    “父皇,你一定要城主,女儿来了!”

    杜变和宁雪公主直接冲到养生斋门口。

    里面,皇后和太子都跪在地上。

    皇帝眼睛睁着,仿佛用尽所有的力气在维持最后一口气。

    宁宗吾大宗师拼命地往皇帝体内输送玄气。

    杜变和宁雪公主冲了进来,直接跪在床前。

    “陛下,臣来了,臣和宁雪来了。”杜变直接握住了皇帝的手。

    枯瘦的皇帝眼睛大亮,拼命地看着杜变,看着宁雪。

    足足好一会儿,皇帝道:“我这是昏睡了多久啊,杜变你怎么长大这么多了?”

    宁雪公主也抓住皇帝的手,笑道:“父皇,杜变已经长大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或许我此时肚子里面已经有一个小生命了,或许十个月之后您就要做外公了,您一定要等着看您的外孙啊。”

    “外孙女也好。”皇帝笑道。

    接着,他认真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儿,道:“你很幸福,为父很欣慰,很高兴。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找一个彻底心爱的男人。”

    接着,皇帝道:“其他人都出去吧,杜变留下来。”

    皇后,太子,宁雪公主,宁宗吾大宗师都依依不舍离开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杜变和皇帝。

    “新政如何?”皇帝问道。

    “很好!”杜变道:“能够焕发新生,能够最大的促进和解放生产力。”

    “山海关能守住吗?”皇帝又问道,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每一句话都很珍贵。

    杜变道:“山海关能守住,京城不会丢,大宁帝国不会亡。”

    杜变说得很坚决。

    这是一个承诺,刚才他对京城无数子民做出了承诺,现在又对皇帝做出了承诺。

    “好,好……”皇帝道。

    接着,皇帝凝聚了最后的力气道:“接下来我说,你听。”

    杜变点头。

    皇帝道:“太子能辅佐就辅佐,若不能辅佐,你自取而代之。”

    杜变泪水顿时狂涌而出,拼命地摇头。

    在杜变面前,皇帝从不说假话。

    刘备临死之前向诸葛亮托孤也说过,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很显然刘备说的是违心之语,但天允皇帝不是。

    “国家为重,亿兆子民为重!”皇帝重重握了一下杜变的手。

    杜变再也忍不住,叩首哭泣道:“陛下对臣恩重如山,情同父子。臣对着天地立誓,永生永世不篡夺大宁帝国江山。”

    “傻孩子……”皇帝握紧杜变的手,道:“国家为重,亿兆子民为重。”

    “国家为重,亿兆子民为重!”

    “朕的外孙儿,朕的外孙女……”

    皇帝喃喃自语,声音越来越低,目中的光芒越来越淡,握住杜变的手也越来越无力。

    “国家为重,亿兆子民为重!”

    忽然某一瞬间。

    皇帝的手松开,喃喃自语停止。

    眼睛缓缓闭上!

    油尽灯枯的皇帝,死了!

    大宁帝国天允二十四年二月十三,天允皇帝驾崩,享年五十二岁。

    杜变刚才泪水一直不断涌出。

    脑子不断涌现出和皇帝相处的每一幕,皇帝的温和言语,皇帝的亲切眼神。

    天允皇帝从未和杜变说过一句难听的话,从未说过任何质疑的话,从未说过一句假话。

    皇帝死的瞬间。

    杜变的眼泪停了下来。

    望着皇帝枯瘦而又安详的面孔。

    杜变一字一句道:“陛下,臣立誓,山海关不会失守,京城不会失守,大宁帝国不会灭亡!”

    然后,他轻轻地将皇帝的手放在胸前,走了出去。

    打开门,望着宁雪,皇后,太子。

    “陛下去了……”

    三个人都没有哭出声。

    宁雪公主第一时间捂住了嘴,扶住了要昏厥到底的皇后。

    而太子,一阵踉跄又稳稳站住了。

    皇后已经哭干的眼睛再一次涌出泪水,她用力地擦拭眼睛,朝着宁雪道:“我不哭,我不哭,你父皇这是解脱了,解脱了……”

    “登基为帝之后,他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他解脱了!”皇后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

    三个人进入养生斋,为皇帝整理遗容。

    杜变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漫无目的地走在皇宫之内。

    走着,走着,来到老祖宗李连亭的院子。

    推开院子的门,里面充满了颓败的气息。

    不是有人故意冷落,而是李连亭从辽东回来之后,彻底闭门。

    推开了房子的门。

    顿时见到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老人,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就是老祖宗李连亭。

    杜变上前,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

    已经没有气息了。

    身体还是温热的,刚刚死去不久。

    从辽东回来之后,他就存了死志。但是皇帝还活着,他就不能死,他要守护皇帝到最后一刻。

    刚才皇帝死了。

    于是,李连亭也死了。

    他的尸体面前,放着一张纸,用血写了一行字。

    “杜变孩儿,爷爷错了,无颜再见你。”

    “我有罪,无颜见列祖列宗,无颜见先帝,将我尸体焚烧,洒在茅坑之中,让我遗臭万年。”

    “杜变孩儿,替我杀了李元,杀了那个畜生!”

    老祖宗李连亭此时眼睛依旧睁开着,然而杜变却发现,他的眼睛里面一片通红,彻底充血,早已经瞎了。

    不是哭瞎的,而是他直接将血涌入眼球,将自己弄盲的。

    因为,他在惩罚自己有眼无珠。

    杜变轻轻合上他的双眼,温和道:“干爷爷,我没有怪您,我会完成您的心愿,杀掉李元那个畜生。我会守住山海关,守住京城,大宁帝国不会亡的。我会把您葬在陛下的身边,就算在地下您也可以继续守护陛下。”

    然后,杜变朝着李连亭叩首拜下。

    “爷爷,走好!”

    ……

    皇宫之内,一片素白。

    所有的大臣,太监,侍卫,宫女,全部换上了白色的孝服。

    “臣等叩见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着先帝天允的灵柩,文武百官对着太子整齐跪下,山呼万岁。

    太子,成为大宁帝国新皇帝。

    等到先帝下葬之后,会举行一个登基典礼,定下年号。

    ……

    新皇帝下了第一道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杜变为镇西公爵,暂领辽东总督,钦此!”

    至此,杜变达到了大宁帝国现有爵位之巅峰,和镇南公宋缺平起平坐。

    而且兼任镇西和辽东两个边镇的总督。

    当然,辽东总督杜变是做不久的,只要北边战事结束,他就会立刻辞去这个总督之职。

    至于接替辽东总督的,杜变已经想好了,就是他的妻子宁雪公主。

    这虽然不符礼制,但到了这个时候,也就不用苛求什么礼制了。

    接着,新皇帝下了第二道旨意,就是罪己诏。

    向天下宣告,辽东战败之罪责都在他身上。给自己列下了十条大罪。

    其中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任用奸佞李元。

    当着杜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新皇帝亲自念了这份上千字的罪己诏,明日就正式昭告天下。

    ……

    书房内,就只有新皇帝和杜变二人。

    “杜变,女真帝国十倍于你,而且因为我的过错,李元叛变,二百门大炮全部落入女真手中,山海关能守住吗?”新皇帝问道。

    “能。”杜变道。

    新皇帝一愕,他原本以为杜变会说臣尽力之类,没有想到他直接了当说能。

    他真的不知道杜变如何做到这一点。

    靠什么打败十倍的敌人。

    而且新皇帝此时也清楚了,李元对女真帝国的大胜都是假的,都是阴谋而已,女真帝国军队的战斗力极度之强,远超厉如海的大炎王国。

    杜变靠着四万大军想要打赢女真帝国的几十万大军,真是难如登天。

    “如果守不住?”新皇帝道:“如果守不住,就不要硬守。你带着宁雪,带着母后,带着我的儿子去西南吧。也轮到我这个新皇帝君王死社稷了。”

    杜变道:“臣能守住。”

    接着,杜变道:“臣先告退,为先帝守灵了。”

    然后,杜变直接退了出来。

    新皇帝在后面悲愤道:“杜变,我说的是真心话!”

    杜变道:“臣说的也是真心话。”

    ……

    当天晚上,杜变跪在灵堂之上为皇帝守灵几个时辰,之后又为李连亭守灵几个时辰。

    天亮时分。

    杜变正式向新皇帝,宁雪公主,太后辞行。

    女真帝国正在集结几十万大军,山海关大战很快就要爆发。

    这一战,才是真正决定大宁帝国命运的一战。

    虽然杜变很想留在京城送先帝和李连亭最后一程,但是军务至上,国家至上。

    太阳升起的时候,杜变骑马离开京城,返回山海关,准备即将到来的命运大战。

    走出皇宫的时候。

    他发现,皇宫外面密密麻麻跪满了人。

    超过了几万人,而且人越来越多。

    无数的京城百姓,自行来到皇宫为先帝守灵。

    条件好的人穿着一身白布孝服,没有条件的人,用石灰把自己的衣衫涂抹白了。

    几万人,一身白孝,遍地雪白。

    无数人在默默流泪,纪念先帝。

    天允皇帝虽然不是什么英明君主,但若没有他,方系封锁京城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饿死,二十万,三十万,甚至更多。

    对京城百万子民活命之恩,让大家永远记住了这位仁君。

    杜变下马,朝着无数为皇帝守孝的子民躬身拜下。

    几万百姓整整齐齐叩首。

    望着这无数百姓,杜变心中再一次一字一句道:“山海关不会失守,京城不会失守,我一定会打赢这场命运之战,大宁帝国不会灭亡,这是我对你们所有人的承诺。”

    然后,杜变翻身上马离京。

    一路上,无数人群穿着一身百色孝服,朝着杜变躬身拜下。

    昨日躁动不安的京城,因为先帝驾崩而彻底安宁下来,沉浸于悲伤之中。

    杜变骑马冲出了京城大门。

    “铛铛铛铛铛……”

    京城之内,无数的钟声响起,向天下正式宣告天允皇帝驾崩的消息。

    ……

    三个半时辰后!

    距离山海关还有三十里的时候。

    杜变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然后从战马上下来。

    海面上飘来了一艘船。

    船上有四个大宗师级强者,北冥剑派的!

    “嗖嗖嗖嗖……”

    一阵身影扇动。

    几乎下一个瞬间,那艘小船上空了。

    四个北冥剑派大宗师级强者,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杜变包围。

    “奉北冥宗主指令,诛杀魅魔杜变!”

    北冥剑派四位大宗师拔剑,凝聚所有力量,朝着杜变凶猛击杀!

    “算算时间,你们也该来了。”杜变道:“就让我在你们身上倾泻我内心的悲痛吧!”

    然后,他猛地拔剑,化作一道金光,朝着敌人杀去!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一,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谢谢执手为等待,出野难归,书友20171203192909144等人的万币打赏,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