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天骄战纪 > 第1739章 太古七妖帝!
    轰!

    昆仑遗迹,一座倾塌的古老道观下方,冲出一道金灿灿身影。

    他躯体一展,化作万丈高,顶天立地,口鼻呼吸时,宛如风雷在天穹下激荡!

    他的肌体呈现出纯净的金色,血气澎湃冲霄,搅乱十方风云,屹立在那,犹如一尊金身神祗俯瞰诸天。

    “谁?”

    金色身影发声,犹如九天惊雷,探手一抓,数千丈外,一道身影犹如小虫子似的,被攥在掌心。

    “在下洪荒道庭传人单峰,见过虚道友!”

    这是一名玉袍男子,英俊神武,器宇不凡,可此时却脸色煞白,写满惊惧,躯体都在颤粟。

    “哼,为何藏匿于此?”

    金色身影冷然道。

    “鲲九临师兄被杀,在下前来,是向虚道友求助的。”

    单峰连忙道。

    金色身影皱眉,随手一抛,将单峰丢了出去,这才道,“告诉我,谁杀了他?”

    “林寻!”

    “知道了。”

    金色身影点头,那足有万丈高的躯体倏然化作一抹流光,破虚空而去。

    单峰这才长吐一口气,像劫后余生似的。

    虚灵昆!

    帝族虚氏核心后裔,一个名列星空大圣榜第十三位的绝世妖圣,一身炼体道行,震烁世间。

    面对这等恐怖人物,单峰哪怕身为洪荒道庭传人,也不敢有任何一丝的不敬。

    “鲲氏和虚氏这两大帝族的先祖,乃‘太古七妖帝’中的两位,两族后裔关系莫逆,同气连枝……”

    单峰喃喃,“如今看来,果真是不假,就是不知道,虚灵昆这等恐怖妖圣,会如何解决那林寻了。”

    ……

    “封禅台……那异端会去吗……”

    一片凶险四伏的沼泽地带,一名黑衣僧人在缓缓踱步,他每一步落下,便有一朵莲台蕴生而出,洒下乌黑的佛光。

    在其头顶,则烙印一朵妖异的黑莲莲花图案。

    “御龙山之战,这异端展现出的力量已明显远超从前,若让他继续活着,势必会蜕变的更为可怕。”

    黑衣僧人眸光平静,沉思许久,这才做出决断,“不能再等了……”

    ……

    啪!

    林寻捏碎了孟毅所赠的那一块令牌。

    伴随着一阵奇异波动,虚空中竟映现出一道门户。

    而后,一袭儒袍,俊秀文雅的孟毅、璇玑道宗传人姬乾、姜蘅鱼贯走出来。

    “林兄,我已等你多时。”

    孟毅笑着开口,显得颇为高兴。

    林寻也笑道:“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还望三位见谅。”

    孟毅一副了然的模样,道:“我听说了,御龙山发生惊世血战,林寻一人独战群雄,镇杀一切敌,这件事在如今的昆仑墟中可是轰动之极。”

    声音中,带着钦佩。

    林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注意到,无论是姬乾、还是姜蘅,在对待自己的态度上明显发生了变化,少了一些敌意,多了一些微妙的忌惮之色。

    不过,林寻也察觉到,才十多天时间而已,姜蘅竟已突破境界,踏上绝巅大圣之境!

    就连姬乾的气息,也变得比以往强大了一截。

    至于孟毅,看似依旧和从前般温和谦逊,可林寻却能感觉到,对方修为应当也精进了不少,举止、气息、神韵都有着一种潜在的蜕变。

    显然,孟毅、姬乾、姜蘅三人在这一段时间里,必然也获得了不少机缘造化!

    “林兄想来是已做好准备,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前往封禅台如何?”

    寒暄了片刻,孟毅做出决定。

    “也好。”

    林寻和阿胡对视了一眼,便答应下来。

    孟毅带路,一行人展开行动。

    路上,孟毅传音道:“据我得到的消息,有不少厉害角色也都盯上了封禅台,并且有不少人在前些天就已展开行动。”

    “比如颛臾横,这家伙竟也来了昆仑之墟,若不是三天前,他突然出现在一处秘境,击杀了数十个修道者,谁也不可能想到他会前来。”

    颛臾!

    是一个极其古老的帝族姓氏。

    而这颛臾横,便是此族中走出的一位绝世人物,性情酷烈,手腕强硬,名列星空大圣榜第十!

    众所周知,但凡跻身星空大圣榜前百的,都已堪称当世一等一顶尖的大圣人物。

    能够跻身前五十的,则已称得上大圣境中的巨擘!

    而位列前十的……

    每一个皆堪称是万古罕见的大圣境领袖,是同辈之中的至尊,冠盖同辈,宛如星空古道上的一轮轮骄阳大日。

    颛臾横,便是这样一个角色!

    孟毅刚开口,便提起此人,由此可见,他内心中也对此人颇有些忌惮和警惕。

    了解这些,林寻反倒有一种这才正常的感觉。

    因为在之前一段时间中,他虽镇杀了不少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角色,可排名都只能算寻常。

    最厉害的古藏心,也勉强只跻身前五十。

    原本林寻还奇怪,为何星空大圣榜前十的人物不曾出现,现在则明白了。

    如这颛臾横,只怕早已出现,只不过是在此之前没有人被察觉到罢了。

    “还有一种情况,我听说名列星空大圣榜前十的角色,有的已破境晋级,跻身圣人王的行列。”

    阿胡在林寻耳畔飞快传音,“有的,则在闭关为破境做准备,若无必要,没人会再外出游历。”

    说到这,阿胡特意提醒道:“除此,也不要低估一些不曾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人物。”

    “星空古道浩瀚无垠,诸天上下英才无数,一张榜单,可无法将天下间的绝世人物全都囊括。”

    “比如来自黑暗世界三巨头的传人,没有一个名列星空大圣榜的,但你也见识到了,那沙流青的战力可是诡秘强大之极。”

    林寻点了点头。

    阿胡忽然抿嘴笑了,道:“比如林兄你,之前谁敢相信你会这般强大?杀得不少星空大圣榜上的强者人头滚滚,而这世上,可从不会缺了像林兄你这般的厉害角色。”

    这时候,孟毅再度开口,“林兄,除了这颛臾横,你还需提防一下虚灵昆,此人乃帝族虚氏后裔,他若知道你杀了鲲九临,肯定会第一时间前来找你报仇。”

    接着,他将帝族鲲氏和帝族虚氏的关系告之了林寻。

    这些倒让林寻并不意外,让他好奇的是,“太古七妖帝”这个说法。

    很快,阿胡就为林寻解惑:“太古七妖帝,是太古时期最强的七位妖族大帝,他们的后代,被视作‘七妖帝后裔’。”

    “像帝族鲲氏的先祖,便是太古七妖帝之一的‘涅鲲妖帝’,曾手撕青天,一口吞掉十三界,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而帝尊虚氏的先祖,则是太古七妖帝之一的‘玄英妖帝’,其本体乃太古大凶英招,战力同样凶悍滔天,不弱于涅鲲妖帝。”

    “如今在星空古道上,太古七妖帝各自的族群,可都是一个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一些族群的势力或许略逊,但他们的底蕴之古老,甚至不弱于十大战族、六大道庭。”

    一行人便走便谈,令林寻也是进一步了解到了星空古道上的一些消息。

    他这才意识到,所谓“帝族”竟还有如此多讲究!

    ……

    三个时辰后。

    在一座喷发着炽烈熔浆的火山之巅,林寻一行人飘然而至。

    此地,有着一座古老的五色祭坛,斑驳沧桑,犹如亘古长存般,给人以岁月沉淀的厚重之感。

    “经由此祭坛,便可进入封禅台所在的禁地世界,只是这一路上注定凶险之极,各位可务必要谨慎警惕一些。”

    孟毅说着,带着众人踏上了那五色祭坛。

    “咄!”

    他袖袍一挥,一口青玉宝瓶飞出,瓶口喷出如潮水般的混沌气,涌入祭坛之中。

    没多久,祭坛轰然发光,产生惊天动地般的波动。

    直至一切恢复如初时,五色祭坛上,已没有了林寻一行人的身影。

    “这异端,果然出现了……”

    距离火山极远处,一个黑衣僧人的身影从虚空中走出,他右手执一根枯木杖,左手托着一个黑色钵盂。

    “沙流青,都到了此时,为何你还不出来一见?”

    黑衣僧人忽然将目光看向远处。

    “哼,我神照古宗的神谕使者,和你们地藏界渡厄行者可不是一路人。”

    一道低沉阴柔的声音响起,一缕缕灰色雾霭从虚空中凝聚,衍化作了一道模糊的黑影。

    正是沙流青。

    黑衣僧人不以为然,道:“能否问一句,此子在你们‘神罚之榜’上的排名和悬赏?”

    沙流青反问道:“你们地藏界呢,为何要视此子为异端?”

    黑衣僧人淡然道:“他盗窃了我地藏界的一门传承,拿走了一样不该拿的禁忌宝物,此等异端,若不铲除,天理难容。”

    沙流青哦了一声,随口道:“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此子只算个小目标,在‘神罚之榜’上的排名处于垫底的层次,悬赏也不高,无非是三十颗‘大道宝晶’罢了。”

    黑衣僧人一怔,似没想到,林寻在“神罚之榜”上的排名会如此之低,悬赏同样也如此之低。

    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期。

    再怎么说,以此子展现出的战力和底蕴,也不能这般……

    廉价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