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造化之王 > 第2418章 伤镇海军者,死!
    赤平侯府的宴会大殿内,新宁州公古晏看着地面未干的血迹,还有刺鼻的血腥味,再看看跪伏在除下的庶子古铁旗,眼神复杂,满脸阴沉的沉默着。

    古晏的沉默中,跪伏在阶下的古铁旗,心头却是越来越凉。

    古铁旗不笨,相反的,很聪明。

    打从懂事起,古铁旗就经常干出挑的事情,不守规矩、惹事精诸般帽子都扣在古铁旗头上。

    其实古铁旗自己心里最清楚,他只是一个想在父亲面前表现自己、想让父亲关注自己的坏孩子而已。

    这种心理,从懂事起,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过!

    但同样的,他对他的这位父亲,也越来越了解。

    之前的记忆中,父亲的这种沉默,往往代表着已经做出了偏向于某一方的决定。

    至于偏向于哪一方,其实古铁旗也早就看出来了。

    在父亲抵达到现在,古铁旗一直跪着,而大哥古广智与八哥古淳智,都在那站着。

    这区别的待遇,已然说明了什么。

    只是古铁旗的心头,还有一丝奢望!

    一丝最后的奢望!

    “铁旗,你可知错?”

    听到这名话,古铁旗心头的那最后一丝奢望,陡地被轰成了粉碎。

    古铁旗一脸苦涩的抬头,“父亲大人”

    “铁旗,手足相残,此乃大忌,更是大错。无论如何,兄弟之间,绝对不能手足相残!”

    古晏语重心长的教训着古铁旗,话音突然间就变得严厉起来,“来人呐,请家法!”

    此言一出,古铁旗的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古家的家法,乃是一根得自宫廷的四色龙鞭,一鞭下去,道境之下,俱会皮开肉绽。

    以前未跟叶真前,古铁旗对这家法的记忆,深刻无比。

    但是,古铁旗抽搐的嘴角,并不是因为这家法的恐怖。

    而是他已经彻底的心凉了,心寒了!

    死心了!

    在新宁州公古晏的目光注视下,古铁旗缓缓起身,“父亲大人,是不是无论道理在不在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嫡子的血脉是不是?”

    “是不是我们这些庶子,只因为是庶子,无论做什么,在他们嫡子的身份面前,永远都是错的,是不是?”

    古铁旗的质问,让殿内的许多古家庶子神情一苦,家族内,可不就是这样吗?

    “大胆!放肆!”

    被古铁旗问住的新宁州公古晏恼羞成怒之下,怒声厉叱起来,“谁让你起来的,还不跪下!”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原本一脸戾气的古铁旗,竟然真的冲着新宁州公古晏跪下了。

    不仅跪下了,还再次以头触地,砰砰砰作响的给新宁州公古晏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瞬地起身,身躯站的笔直。

    无比的笔直。

    “父亲大人,血脉养育之恩,铁旗日后自会择机报答!从今往后,我古铁旗的生死祸福,与古家再无任何关系!”

    说完,古铁旗又戟指着古淳智跟古广智厉叱道,“二位,这辈子,我受够了!

    从今往后,二位最好别招惹我,否则,休怪我下手不留情!”

    古铁旗的脸色变得决然无比,“告辞!”一拱手,古铁旗转身就走,决然无比。

    一众古家子弟都被古铁旗的大胆给惊呆了。

    古家家主新宁州公古晏,却被古铁旗的举动给气的连胡须都抖动起来。

    “逆子,大胆逆子!你今天要是敢踏出半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古铁旗脚步一顿,巡天神将的气息陡地散发开来,“父亲,我要走,岂是你们能够拦住的?”

    界王境九重的巡天神将气息,固然让古晏神情为之惊,但随即就冷笑起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也罢!”

    冷叹一声,古晏的神情陡地变得肃杀起来,“几位供奉听令,若是这逆子敢踏出这殿门半步,尽管出手!

    若是这逆子胆敢反抗,那就全力出手!如此不孝的忤逆逆子,若是不知悔改,不如打杀了干净!”

    新宁州公也是杀伐果绝之人,此言一出,立时杀气凛然。

    闻言,古铁旗心中愈发凄苦,但却毫不服软。

    感受到大殿内陡地多出来的四道死死锁定自己的道境气息,古铁旗愈发的强硬!

    “我古铁旗堂堂大周一等男爵,镇海军军帅,若是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父亲,你考虑过后果了吗?”

    “后果?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就晃当今陛下,这件事也管不到本公头上!”

    “几位供奉,楞着干什么,还不拿下!”至此,古晏决心已下。

    霎时,一位道境就疾扑向了古铁旗,但扑过来的刹那,古铁旗却陡地消失。

    突然间,虚空猛地震荡起来,古铁旗的身形从大殿门口的空间处狼狈无比的跌落出来。

    “铁旗公子,有老夫震荡空间,你那巡天神将的空间秘法,不管用!”另一位道境的声音响起。

    看着步步紧逼的另外一名道境,那死死锁定自己的强大气息,古铁旗不由得悲从心头,“父亲,你不要逼我!”

    古晏却是不为所动,一副我就是逼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下一刹那,一道血色警讯符,陡地从古铁旗手中飞出,闪电般的冲出了大殿,在赤阳侯府上空炸开。

    一个丑陋无比的四脚蛇模样的血色警讯符,在洛邑内城天空中炸列。

    这样的血色警讯符,洛邑此前从未有过,这让看到的人,觉的好奇无比。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正在祖神殿内火灵殿议事的叶真,突然间就收到了一封急讯。

    神念一扫而过,叶真就忽地长身而起,对着在座的第三大权祭堪陌,水灵殿殿主海范一拱手道,“堪大权祭,海殿主,有些许急事,容叶某去处理一二!”

    “邹虎,集结亲卫,随我去赤平侯府救人!”说完,叶真的身形已然消失。

    侯在一旁的叶真的亲卫副统领、原火灵殿副殿主邹虎就轻应一声,迅速转身出殿,就带着一百名亲卫火速的追向了叶真消失的方向。

    “赤平候府?”第三大权祭堪陌看了一眼水灵殿殿主海范,笑道,“不如同去?”

    “同去!”

    笑声中,第三大权祭堪陌与水灵殿殿主海范同时消失!

    这么多年的生死相随,叶真自然清楚古铁旗的性格,不到迫不得已,古铁旗是不会因为私事向他求援的!

    所以,叶真以最快的速度赶向了赤平侯府。

    洛邑之中无令者禁飞,禁空间挪移。

    叶真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贴地飞行,仅仅三个呼吸之后,就赶到了赤平侯府。

    “什么人?”

    侯府的守卫发现了叶真,刚刚怒喝了一声,叶真身形一闪,就径直闯了进去。

    神念如潮水一般散开,立时就锁定了古铁旗的位置。

    一间大殿之中,两位道境合作之下,直接将古铁旗从空间之中震荡出来,瞬息间就在古铁旗身上盖了上百掌。

    每一掌下去,古铁旗都会狂喷一口鲜血,气息就会衰弱一分。

    大殿中,古广智与古淳智看着这一幕,眼眸中满是恶意满满的笑容。

    叫你小子嚣张!

    “敢伤我镇海军者,死!”

    叶真愤怒的咆哮声响彻起来的刹那,连环霹雳声陡地在赤平侯府上空炸现。

    一黑一赤两道神雷,直接轰穿了大殿屋顶,狠狠的倾泄在了正在轰击古铁旗的道境头顶。

    瞬息间,满殿皆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